法官认定“三无工厂”能正常生产 福建连江现荒唐判决
发布时间:2018-01-31 14:14:47   来源:视点快讯网   评论

工厂厂房被政府征用,生产设备均已被卖光,因实际控制人侵占挪用公司巨额资产,股东向法院申请解散,结果福建连江县法院认定这个没有场地、没有设备、资金全部被挪走的“三无工厂”仍然能够正常生产。

 

 

此前,因实际控制人非法转移公司3000多万拆迁款而被股东诉至连江县法院,股东向法院申请冻结后面的拆迁补偿款,结果该法院民二庭林建庭长死活不予办理;最后股东只好撤诉,转而向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福州中院才依法对该拆迁尾款进行查封冻结。

另外,该公司在送出56万的情况下,董事长王天龙称还要拿出1000万送礼。送礼事件被曝光后,王天龙已跑到美国去了。

 

 

民企800万行贿巧遇法院枉法庭长

2017年年初,因国家建设需要要,政府对位于福建连江县的福州钰龙轧辊铸造有限公司的土地、厂房等进行征收;经评估,最后政府决定给予钰龙公司补偿6250万元。

2017年5月31日,代表连江县人民政府的连江县土地发展中心,将第一期补偿费3122万元发放给了钰龙公司,可该款到账后仅一天时间,就被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天龙、王传达父子给全部转移走了。

由于钰龙公司刘通先生与王天龙、王传达父子于2009年3月合股投资成立,刘通先后出资1375万元,占股27.5%,因此刘通对王氏父子挪用侵吞公司资产提出异议。

但因刘通长期在外地,且公司的董事长由王天龙担任、出纳由王传达担任,公司长期实际控制在王氏父子手中,刘通很难插手公司事宜。在这种情况下,王氏父子提出按刘通投资本金的105%作一次性了断。

而刘通及其背后的数十投资人认为,截止2017年5月,公司资产仍有1.17亿元;其中,包含本次拆迁补偿费6200万元、公司现金870万元、对外债权1700万元、公司成品500多吨、半成品约700吨、加上设备和其他原料,价值约3000万元。

按5000万元的总投资,结合1.17亿元的现有资产计算,股东应当按投资额的220%进行分红清算。

 

 

双方僵持不下,刘通于2017年7月向连江县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同时申请法院对尚未发下来的3000多万补偿款进行查封冻结。

可就是这样一起再正常不过的诉讼,却遭到连江法院民二庭林建庭长的百般刁难。7月21日上午,刘通及律师再次来到连江法院递交材料,并催促财产保全事宜,但值班室致电林建办公室却没人接,其他法官称林建今天不会来上班;结果,当林建从自己的办公室走出来时恰巧被刘通的代理律师撞见。为此,林建并不为欺骗当事人的行为感到愧疚,反而态度恶劣的对律师训斥了一通。

由于拆迁补偿协议约定,第二笔拆迁尾款将于8月8日发下来,如果不在此之前将该款查封冻结,必将被王氏父子非法转移,刘通等人非常着急。

这边是刘通等人迫在眉睫,而另一边则是林建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消极办案,拒绝对该3000多万的拆迁尾款进行查封冻结,有为钰龙公司充当“保护伞”之嫌。

在林建无故拖延、消极办案、有为钰龙公司充当“保护伞”之嫌的情况下,刘通只好向连江法院撤诉,紧接着向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起诉。

好在福州中院民二庭法官公正司法,依法及时对该拆迁尾款进行了查封冻结。

 

 

为什么同一起案件,福州中院能依法采取查封冻结的强制措施,而连江法院民二庭林建庭长却目无法纪,故意消极不予办理呢?原来此前林建经办过钰龙公司多起案件,且均以钰龙公司胜诉结案,因此林建与钰龙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保持长期的友好关系。

而更巧的是,王氏父子称他们在公司的经营过程中,曾向有关部门送礼花了不少钱;并且,在这次拆迁结束后,公司还应再拿出1000万元来送礼。刘通方面对送礼的数额问题提出质疑,认为送1000万的礼太多了,何况此前已被王氏父子送出了56万?但王氏父子坚称至少也得送800万元。

 

 

法院认定“三无工厂”能正常生产

王氏父子所说的“送礼”,是否与连法法院林建庭长相关,外界说不清道不明,但同为该院民二庭审理的、刘通申请对钰龙公司解散清算案,其判决结果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由于王氏父子侵占和挪用钰龙公司大量资产,刘通无法实现股东权利,了解公司的真实情况;再加上公司土地和厂房均被政府征收,生产设备等物品也被王氏父子卖光,因此刘通于2017年9月再次向连江县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解散钰龙公司。此后,法院对该案进行了开庭审理。

庭审中,王氏父子未出庭参与诉讼,而其代理律师、前福州中院法官朱瀚杰在法庭上却支支吾吾,说话矛盾重重,如果当事人知道他完全在忽悠,估计会被气死。但结果是,法院居然意外支持了他的胡言乱语。

2017年11月6日,法院判决驳回刘通关于公司解散的诉讼请求。连江法院认定钰龙公司还不能解散的理由甚是荒唐。

 

 

首先,连江法院一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一审判决第11、12页认定:“2017年5月5日,钰龙公司召开股东会,王天龙、王传达参加会议,刘通未参加。临时股东会议表决通过:1、反对解散……就上述变更事项修改公司章程相关条款,附同意通过的公司章程修正案。”

一审判决助纣为孽,无视真事实,认定假事实,将伪造的临时股东会议记录、股东会决议等妄图弄假成真。

1、刘通于2017年5月5日10时左右到达钰龙公司,但此时的钰龙公司只有打手,未见王天龙、王传达,证实5月5日没有召开临时股东会会议。

通知9点开会,但刘通2017年5月4日多次打电话、发短信给还是女婿身份的王传达,告知5月5日的临时股东会推迟到10点召开,但当刘通10时左右到达钰龙公司时,未见王天龙、王传达,相反却见约30-40人不明身份的人,事后,据了解是王氏父子聘请的“打手”,以防刘通带人“兵刃相接”。

2、从刘通的代理律师调取的证据与被王氏父子提供的证据相比较,股东会决议和临时股东会记录均是伪造的。

(1)关于“协商表决任免公司法定代表人、经理”的股东会决议与王氏父子从工商登记查询的“股东会决议”有一个最大区别点:王氏父子提供的显示时间是2017年5月5日上午9:05,而工商变更登记的是上午9点。

若同为2017年5月5日形成的股东会决议就不应该有差别,显然是伪造的。其余三份股东会决议也与关于“协商表决任免公司法定代表人、经理”的股东会决议如出一辙,均是伪造的。

(2)“临时股东会记录”为5页数千字,形成7个议题,一个小时是不可能完成的。

“临时股东会记录”记录显示时间是9:05,而刘通从工商登记查询的“股东会决议”显示时间是9点。很明显,该临时股东会记录是事后伪造的、工商登记查询的“股东会决议”是事前伪造的,王氏父子一审提供的“股东会决议”是事后伪造的。

最不可理喻的是,一审判决完全不理会两个版本的“股东会决议”,不切实际的“临时股东会记录”,以假乱真,助纣为孽。

3、2017年5月5日10时28分,钰龙公司的经办人已到10多公里外的连江县行政服务中心办理工商变更登记且受理。

以上行为均违背了常理,是王天龙、王传达有意而为之,是事前设套的。

4、2017年5月5日,钰龙公司临时股东会会议没有形成合意。

刘通到场没有会议。王天龙、王传达事前或事后伪造的“股东会决议”和“临时股东会记录”不能代表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也就是说,2017年5月5日钰龙公司临时股东会没有形成合意。

因此,不能将伪造的临时股东会议记录、股东会决议以假乱真。

 

 

其次,连江法院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认定“三无工厂”能正常生产。

法学专家认为,一审法院将刘通比作机会主义者,再喊公平,就是扯蛋。

一审判决第13页“但公司的存续抑或解散……很可能会纵容一些投资主义者以此作为胁迫公司或者其它股东的手段并从中谋取不当利益,这对公司、股东及其利害关系人来说显然是不公平的。”

1、钰龙公司几乎没有员工、没有负债也就是说没有债权人,王天龙、王传达可以买光卖光,能将公司财产占为己有,谈何社会公益。

2、法院将刘通比作机会主义者就是扯蛋,一审判决就是包庇纵容坏人。

王天龙、王传达涉嫌侵占公司资产、挪用公司财产、隐匿收入逃税,涉嫌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帐簿、财务会计报告就不是事,这是什么法律?

刘通被王氏父子压榨,相反一审判决却替王天龙、王传达父子喊冤,什么公平?扯蛋!

一审判决在本案中适用“资本多数决的原则”就是偏袒王天龙、王传达。

一审判决第13页“现王天龙持有公司60%的股权……根据资本多数决的原则,即使刘通与王天龙、王传达之间就公司经营管理事宜存在分歧,钰龙公司的股东会对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仍可作出有效决议,并不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管理。”

公司正常经营的情况下,适用“资本多数决的原则”是正确的,但钰龙公司股东纠纷闹得“满城风雨”,可不是正常经营,此时,再适用“资本多数决的原则”,岂不将刘通推下“深渊”或“火坑”。

刘通与王天龙、王传达之间不是就公司经营管理事宜存在分歧,要知道刘通与王天龙是亲家关系,刘通与王传达是岳父女婿的关系,如果是普通分歧就不会是“势不两立”。

投资的目的就是逐利,刘通的投资被他人占为己有,睡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这是最浅显的道理。

在这种情况下,一审判决还认定钰龙公司的股东会对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仍可作出有效决议,并不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管理。这不是偏袒,又是什么?

 

 

一审判决“听风就是雨”,钰龙公司不复存在,谈什么多元化发展。

一审判决第13页“但公司的股东会已经作出另找适合场地继续生产经营、坚持多元化发展……与福州千千色纺织科技有限公司签订项目投资协议等的决议,而刘通未能进一步举证证明钰龙公司继续存续对其本人的股东利益造成严重损害的其他情形……”

1、钰龙公司的土地被收储,机器设备被卖到唐山市,产成品、半成品不见踪影,资金被王天龙、王传达占为己有,公司怎样另找适合场地继续生产经营,请一审法官指条阳光大道。

2、王天龙、王传达就是福州千千色纺织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者、经营者,投资是假象,占为己有才是目的。

转让股权、回购股份等是海市蜃楼,一审判决画了个大饼。

一审判决第14页“另外,刘通认为其在公司的地位形同虚设……其仍可通过转让股权、要求公司回购股份等公司内部自治方式来解决争议……不符合法律规定。”

1、公司总资产不低于人民币1.1亿元,总投资5000万元,每元可以分到2.1元以上,王天龙、王传达的出价是每元分1.15元,而另外隐名股东每元分到2元多,不是没协商,是王天龙、王传达利欲熏心,欺人太甚。

2、刘通通过协商、诉讼等法律方式积极寻找解决纠纷的途径,而钰龙公司的财产正逐步被吞噬,一审判决所谓的解散公司不符合法律规定无异于帮助王天龙、王传达父子画大饼。

“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侧重点在于公司管理方面存有严重内部障碍,如股东会机制失灵、无法就公司的经营管理进行决策等,不应片面理解为公司资金缺乏、严重亏损等经营性困难。

本案中,只要王天龙、王传达合意“一切皆有可能”,形成一言堂,刘通就是局外人,没有表决机会,显然影响公司的运营。陈群作为公司监事不能正常行使监事职权,无法发挥监督作用。由于钰龙公司的内部机制已无法正常运行、无法对公司的经营作出决策,对于刘通来说,公司赢了亏了均是亏损,目前机制不能改变钰龙公司经营管理已发生严重困难的事实。

刘通投资钰龙公司的目的无法实现,利益受到重大损失,且钰龙公司的僵局没有其他途径可以解决。钰龙公司的现状完全符合“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应予以解散。

目前,刘通因不服连江法院的一审判决,已上诉至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2月5日,福州中院将对此公开开庭审理,希望福州中院明察秋毫,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作出公正判决。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通知》指出,黑恶势力大多以“公司”形式、依托经济实体存在,一些“转型”“漂白”的黑恶势力,组织形式“合法化”、组织头目“幕后化”、打手马仔“市场化”。

从王氏父子用30—40号“打手”阻止刘通参加股东会的情形来看,他们已形成一个具有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团伙。另从连江县有关部门和领导的作为和表现来看,亦有部分领导、政法干部为这个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

为此,在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打击下,希望上述涉黑势力、以及其背后的“保护伞”不要成为漏网之鱼,构建更加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

关于该系列案件的进展,《廉政法制内参》将进一步关注!(作者:易瑞平)

来源: http://www.bjyglcwq.com/Html/?20139.html 

责任编辑:大佬

相关热词搜索:连江 福建 法官

上一篇:天津市蓟州区某村党支部书记柴占德啃食群众利益!
下一篇:最后一页

《视点快报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视点快报网”的所有作品,均为视点快报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视点快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视点快报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视点快报网(http://www.echinaits.com.cn/)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对本站有任何建议、意见或投诉,请联系本站管理员或发送邮件。
互联网备案许可证:京ICP备081009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