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高院法官违规发函干预办案 致数十购买者血本无归
发布时间:2017-12-13 10:22:25   来源:今日头条   评论

花费真金白银向厦门香山公司购买的《泊位VIP综合用房 》,结果在房价大涨后却被法院判决该买卖无效,致数十购买者的数亿元购买款蒙受损失血本无归。

造成这一结局的罪魁祸首,是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李为民法官滥用职权违规发出的一纸《指导函》,该函严重干扰了厦门中级法院的独立审判工作。

\

图:香山游艇俱乐部全景

厦门法院依法判决买卖合同有效

由于赖耀铭、钟福金、王子杰、叶秀红、洪再双、洪进文、洪诗得、李丁山、洪景祝、洪美生等数十人向香山国际游艇俱乐部(厦门)有限公司购买了《泊位VIP综合用房 》,在约定的期限早己过去,经多次催促,香山公司却拒不向赖耀铭等人交付游艇泊位及VIP综合用房,于是赖耀铭等人便将香山公司起诉至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香山公司交付香山国际游艇俱乐部其中2005G5地块东护岸第59号等泊位及VIP综合用房。

由于近年厦门房价疯涨,致使香山公司卖给赖耀铭的游艇泊位及VIP综合用房也增值了不少,在这种情况下,香山公司想赖掉此桩买卖,因此香山公司的代理人在法庭上找出种种理由辩解,声称该买卖合同无效。

经过厦门中院的审理,认为香山公司与赖耀铭于2012年12月31日签订的《泊位VIP综合用房买卖合同》合法有效,且赖耀铭已支付了1500万元的购房款。因此,厦门中院于2014年11月12日依法判决香山公司应在判决生效七日内将符合合同约定的第59号泊位及VIP综合用房交付给赖耀铭。关于另外起诉的8人,法院同样判决合同有效,香山公司必须交付。

\

图:俱乐部一角

诡异《指导函》干预独立办案

香山公司不服判决,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上诉期间,福建高院在被上诉人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省分公司、中国金谷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追加为本案的“第三人”。

福建高院民一庭组成以李为民为审判长的合议庭,李为民在对案件开庭审理后认为:“原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且适用法律不当”,于2015年11月10日裁定撤销厦门中院的判决,将案件发回厦门中院重审。

上级法院将案件发回重审,本来是件很正常的事;但该案被发回重审时,却意外地被福建高院“塞进”了一份长达近十页、且不公开的审判《指导函》。该函明确要求厦门中院在审理香山公司与赖耀铭等8人签订的《泊位VIP综合用房买卖合同》案件时,应按无效合同处理。

该函认为,讼争的《VIP泊位认购合同书》,虽然包括泊位和综合用房买卖,且配套出售,但二者不存在附属关系,应分别适用不同的法律规定,认定其效力。

关于泊位的买卖,该函认为,尽管厦门市海洋与渔业局于2010年4月30日批复可以依法转让,但该泊位的买卖是否还应当经过该局的批准?请厦门中院进一步查明。

关于VIP综合用房的买卖,该函认为,未取得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的泊位VIP综合用房,不能作为商品向社会销售;因此香山公司与王子杰等人签订的买卖合同,违反了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的约定和商品房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的规定,应认定无效。

而针对赖耀铭与香山公司的买卖合同问题,该函认为,香山公司与钟福金签订的《借款合同》、与赖耀铭签订的《顾问合同》均明确设定了抵押条款;其解除《借款合同》、《顾问合同》后再签订《泊位VIP综合用房买卖合同》,以香山公司的借款抵扣钟福金、赖耀铭的购房款,并非当事人为履行买卖泊位及综合用房的真实意思表示,实际上系作为《借款合同》、《顾问合同》项下的本金、利息、顾问费、滞纳金支付的担保,属“名为买卖实为民间借贷”的法律性质。因此认定厦门中院判决赖耀铭与香山公司的《泊位VIP综合用房买卖合同》合法有效属“法律性质认定不当”,应征询钟福金、赖耀铭变更诉讼请求。

\

违规《指导函》致购房者血本无归

在赖耀铭得知福建高院在对案件发回重审的同时,还违规给厦门中院附加了这份诡异的《指导函》后,感觉厦门中院已无法独立行使审判权,在厦门中院不愿得罪福建高院法官的情况下,很可能只能按该函的“指导”进行违心裁判。因此,赖耀铭等人果断地将案件撤了回来,从而避免该案在人为的干预下走上绝路。

果然不出赖耀铭等人所料,接下来那些向香山公司支付巨款购买游艇泊位及VIP综合用房的购买者,就被厦门中院判决该买卖合同无效了,其中购买者有朱维善、林泽胜、蔡玲玲、林策荣、丁荣华、吴提高、吴冰蕊等多人。早在香山游艇国际俱乐部开发之初的2006年,他们就与香山公司签订了《VIP泊位认购合同》,约定购买项目当中的P型泊位及其配套的综合用房,并均已付清了购置款。

但合同约定的交付时间已过,香山公司仍无法将泊位及VIP综合用房交付给朱维善等人使用,于是朱维善等人因此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香山公司按现状交付。

在接到福建高院《指导函》后的厦门中院,依据该函的意思认为香山公司与朱维善签订的买卖合同无效,于2017年4月12日判决驳回了朱维善等人的诉讼请求。十分讽刺的是,该判决书内容通篇采用《指导函》的原文,雷同程度近似复印件。

厦门中院内部人士透露,福建高院的这个函让他们十分为难,为了不得罪省高院法官,他们只能违背良心、违背法律事实和道德底线地牺牲购房者的切身利益。试想,花费真金白银向开发商购买的房子,结果在房价疯涨后却被法院判决该买卖合同无效,谁能承受这种颠倒黑白的打击?中央重申的“契约精神”何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规范上下级人民法院审判业务关系的若干意见》第六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作出发回重审裁定时,应当在裁定书中详细阐明发回重审的理由及法律依据。”

但福建高院在对赖耀铭等人的案件发回重审时,在裁定书中仅用“原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且适用法律不当”一句话带过,而随裁定书一同下发给厦门中院的,却还伴随着一份违规的《指导函》,且该函直接“指示”厦门中院应当对相关案件如何裁判。

有了这个函的结果,就等于厦门中院没必要再对案件进行独立审判,直接按《指导函》的意思办理就行,让所有案件的判决都由福建高院个别法官来决定,也没必要再实行“二审终审制”了。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判工作中防止法院内部人员干扰办案的若干规定》第五条规定:“人民法院领导干部非因履行职责,不得向审判组织和审判人员过问正在办理的案件,不得向审判组织和审判人员批转涉案材料。”

然而,在本案当中,福建高院李为民法官却明目张胆地给厦门中院下“指示”,干预司法,干扰厦门中院的独立审判。这是李为民法官的“个人行为”吗?还是在他背后有更大的领导在包庇纵容?是谁给了李为民法官公然干预司法的胆量?是错综复杂的人脉关系、还是不可抗拒的利益诱惑?

目前香山公司已濒临破产,厦门中院根据李为民法官的一纸《指导函》,判决所有买卖合同无效,这将导致无数购房者血本无归,并可能造成家破人亡的结果,严重影响着社会安定稳定。

\

法学专家:买卖合同合法有效!

针对钟福金、赖耀铭与香山公司签订《泊位VIP综合用房买卖合同》,香山公司拒不交付而引发的诉讼问题,中国著名法学专家江平教授、孙宪忠教授、崔建远教授、张保生教授、柳经纬教授专门对此进行了法律论证。

经论证,法学专家教授们提出了以下法律意见:

首先,钟福金、赖耀铭与香山公司之间系买卖合同关系。

在本案中,钟福金与香山公司之间既有借贷合同,又有买卖合同,但两种行为都是各自独立存在;不仅借款合同的意思表示十分明确,买卖合同的效果意思也十分明确,根本不存在“名为买卖、实为借贷”的情形。

而钟福金与香山公司所订立的系列买卖合同,既无以买卖作为借款担保的意思表示,也无以不能偿还借款为买卖合同履行前提条件的约定。因此,该买卖合同关系是真实合法有效的。

其次,香山公司项目未取得预售许可证,不影响买卖合同的效力。

《厦门市国有土地使用权有偿出让合同》第24条约定:“受让人按照本合同约定已支付全部土地出让金并完成造地工程,领取《土地使用权证》,取得土地使用权后,有权将合同项下全部或部分土地使用权转让、出租、抵押,本项目的建筑单体不得分割转让。”这一约定涉及土地使用权转让和建筑转让两个问题。

关于土地使用权,香山公司已依法取得全部或部分转让的资格。而关于建筑转让问题,合同规定是“本项目的建筑单体不得分割转让”,从文义来看有两种解释:一是单体建筑不得从项目整体中分割出去而单独转让;二是单体建筑本身不得分割转让,但单体建筑可以转让。

作前者解释时,则意味着钟福金与香山公司之间就独栋泊位VIP综合用房所签订的买卖合同可能受到该条约影响;但从合同的相对性原则来看,该条约也只是对香山公司具有约束力,而对购房者不具有约束力,不能以此认定买卖合同无效;作后者解释时,则意味着钟福金与香山公司的买卖合同不受该条约定的影响。

关于香山公司未取得预售许可证的问题,是因为厦门相关部门并非依据建设部颁发的《城市商品房预售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而是依据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的约定。实际上香山公司已完全具备领取预售许可证的条件,但鉴于该项目的特殊性,厦门相关部门迟迟不予发放预售许可证,这不能成为否定购房合同效力的因素。

再说,预售许可证是行政机关对房地产市场实行管理的一种行政手段,其约束的对象是开发商,而不是购房消费者。根据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合同法解释二第14条对《合同法》第52条第5项“强制性规定”的解释,只有违反效力性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才可认定无效,未违反管理性强制性规定的合同不能认定无效。

近年来,厦门房地产市场价格攀升,如机械地认定钟福金等人与香山公司的泊位VIP综合用房买卖合同无效,将严重损害购房者的利益,这对香山公司则是极大的利好。这将从根本上违背了国家实行预售许可证制度的宗旨。

更重要的是,厦门市海洋与渔业局明确批复该项目泊位(港地)的海域使用权可以依法转让”,而VIP综合用房在该项目中属于泊位的配套设施,在土地使用权和泊位海域使用权均可以转让的情况下,作为附属设施的VIP综合用房没有理由不可以转让。

\

中央:必须维护倡导契约精神

早在1993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全国经济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明确提出,要“进一步增强合同观念……人民法院在审理经济合同纠纷案件时,要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表示。当事人在合同中的约定只要不违反法律的规定,不损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对当事人各方即具有约束力,人民法院应根据合同约定判定当事人各方的权利义务。”

纪要还指出:“合同约定仅一般违反行政管理性规定的……可按照违反有关行政管理规定进行处理,而不因此确认合同无效。”

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必须维护契约、倡导契约精神。而福建高院李为民法官不顾法律事实、不顾公平正义,给厦门中院发出的一纸《指导函》,一口否定了所有购房者买卖合同的效力。李为民法官这种公然干预司法、干扰人民法院独立办案的行径,不仅是对“契约精神”的践踏,更是对全面依法治国的挑衅。

党的十九大报告对依法治国高度重视,全面依法治国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是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而李为民法官这个充满私人感情和个人意愿的《指导函》,是对依法治国的倒行逆施。

该函的背后,究竟藏着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信达资产和金谷信托又在中间充当什么角色?敬请关注下期报道!(常亮剑 /文)

责任编辑:大佬

相关热词搜索:购买者 福建 法官

上一篇:河南洛阳洛宁一村支书和众村民无端被打成“黑社会”
下一篇:福清市人大代表郭荣非法霸占天生农庄 法院终审判决也无可奈何

《视点快报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视点快报网”的所有作品,均为视点快报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视点快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视点快报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视点快报网(http://www.echinaits.com.cn/)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对本站有任何建议、意见或投诉,请联系本站管理员或发送邮件。
互联网备案许可证:京ICP备081009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