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调研中国 > 正文

边防总局:爱辉花园边防派出所枉法办案参与报复陷害 黑龙江边防总队和黑河边防支队渎职
发布时间:2017-05-05 13:10:31   来源:视点快讯网   评论

 作者:清华硕士于母校106华诞日

 边防总局:黑龙江边防总队和黑河边防支队在铁证面前渎职包庇不处理。黑河边防支队和爱辉边防大队渎职包庇的借口是边防干警在执法过程中的违法违纪,他们管不着!而当地公安部门则推脱说:“边防干警,人,归边防总局管,我们管不着!”

 那么,既然边防干警是个特殊的群体,肆意渎职枉法、积极参与报复陷害无人能管,那我就只好根据当地公安局的意见向边防总局领导全景呈现你们这帮“特殊干警”、“人民子弟兵”的“辉煌的”的枉法办案事实和他们自己形成的证实他们自己枉法办案的“铁一样的不可销毁的”证据(存放在卷宗里的《法律文书》和《执法视频》)。请把这些办案干警一个不落地全部地评为十八大以来乃至建党建国以来,全国报复陷害“最佳边防干警”、“新时代报复陷害人民最可爱的人”!

按:所有证据均来自于派出所执法记录仪视频文件(下称执法视频),现存于黑河市爱辉区法院卷宗,分别标为1、2、3、4和5号光盘。本人已复制若干套存放于全国安全处。

黑龙江边防总队、黑河边防支队、爱辉边防大队和花园边防派出所唯权力是尊,视法律于无物,弃法律如敝屣:一个连干部身份都没有、独断专行的人为了保有权力把党的书记陷害得如此之惨!一群追腥逐臭的贪官为了一己私利直接与下属私通巧立名目靠工程敛财,狼狈为奸不择手段报复!一帮公权力渎职枉法肆无忌惮践踏法律尊严,为了媚上求豢养、得提拔毫无法律、道德、人性底线。

花园边防派出所违法事实:

一、花园边防派出所副所长练波在法庭上公然知法犯法作伪证。花园派出所在办案过程中,对现场没有采取任何保护措施,给王天军等栽赃陷害以可乘之机,这里不排除派出所干警有意为之的合理怀疑。但练波却在爱辉区法院的法庭上,公然作伪证:说“对现场进行了保护”(见爱辉区法院的法律文书,有清晰的记载)。而法律文书根本没有任何关于现场采取保护措施的证明、相反黑河市公安局爱辉分局提供给爱辉区法院的花园派出所执法视频(1号光盘2016年5月6日17:21开始)证实,派出所根本就没有采取任何现场保护措施。爱辉区法院的庭审笔录证明练波作伪证。具体详细的证据见下文。

二、花园边防派出所干警制作假法律文书陷害当事人。1、王天军的第三次笔录造假。(1)李帅烨、郭京宜给王天军做的第二次笔录9页53次问答耗时3小时15分钟。而第三次笔录11页68次问答中间夹杂着王天军1176字的冗长叙述,却用时仅仅34分钟。询问人同为干警李帅烨、郭京宜,记录都是李帅烨一个人。同一个记录人、在完全相同的地点和环境下,时隔2天,记录速度怎么会有近6倍的悬殊?显然笔录造假。(2)从笔录内容看,经与王天军第三次笔录现场视频核对证实,干警在现场只进行了9个方面的询问,而询问笔录却记录了59个方面的询问,也就是说有50个方面的询问笔录是编造上去的。2、卷宗里的《处罚前告知笔录》是假的。一是没有当事人签字认定。二是笔录没有任何记录。三是最能证明笔录是假的证据是连干警的签字都没有。

三、花园边防派出所干警枉法篡改法律文书。第4号光盘执法视频证实:干警刘鹏宇等在给王天军做笔录时,把王天军说“监控有硬盘”,“监控好使”、监控的使用“只有我懂”、“只有我用密码”、“我回放过”、“回放就是点回放键”等,但在王天军的笔录中却改成了【监控好不好使,“不清楚”】、【有没有硬盘,“不清楚”】。把案件至关重要的证据认为销毁。

四、花园边防派出所干警渎职,故意当天不调取、封存证据,给王天军以充足的时间销毁“监控这个至关重要的证据。直接导致王天军有充分时间销毁其栽赃陷害证据的是花园边防派出所办案干警的主观故意。

五、花园边防派出所销毁能够证明其剥夺当事人陈述申辩权的证据。在黑河市公安局复议听证会上,练波当庭播放的执法视频证实:当事人提出要求陈述申辩,干警刘鹏宇当即说“没有这个程序”真真切切地剥夺了当事人的陈述申辩权。而在法庭上,花园边防派出所却销毁了这个证据,根本就不提供。剥夺当事人的陈述申辩权,只是工作上存在的问题。而枉法销毁证据,企图置当事人于被处罚的境地是地道的陷害!是实实在在的犯法!

六、采取欺骗手段办案、诱导陈述。一是练波跟当事人说:“我们是要帮你,帮你区分责任”而事实是完全按照王天军的虚假陈述枉法办案;难怪黑河边防支队有人说:“王天军找花园派出所做工作了,要求必须处理当事人”。二是练波跟当事人说“到派出所来,对双方进行调节”,结果是直接枉法下达处罚决定。三是在现场,当事人要求练波记录“王天军打人、骂人致心脏出毛病”,练波欺骗说“只有击打心脏才算”等等。

七、参与报复陷害的最直接的事实是连物品是什么、值多少钱等这些最基本的事实都没有认定,连一个直接、有效证据都没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充斥整个案件全过程,完全按照王天军的虚假陈述,并且是全部被证人马凌萍、刘淑杰等证言以及其他证据彻底否定了的虚假陈述办案,靠莫须有、可能、也许、差不多枉法办案,报复陷害???!!!真实利令智昏,痴心妄想!!!!!!!!!

八、渎职枉法袒护王天军,帮助王天军篡改笔录、诱导陈述等等等等枉法证据见下文,自行阅研。

全案渎职枉法的主要事实:

一、违法受案。当事人是黑河博物馆的党的支部书记、王天军是副馆长,领导班子主要成员之间因工作发生的分歧,王天军砸坏物品栽赃陷害。党员领导干部即便有问题也应该是“党纪挺在前”由上级党的组织处理,退一万步也应该先由纪检监察部门处理。无论如何也轮不到派出所伸手,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一方面这根本就不具有社会危害性。另一方面又不是发生在公共场所。领导班子主要成员之间有分歧,宣传部领导指使“给她录像,报110”本身就是整人报复陷害,就是借刀杀人。而且是地道的联手报复陷害案。难怪,当时黑河边防支队有人说:“王天军找花园派出所做工作了,让派出所必须处理当事人”。

二、非法搜身、采集信息。派出所按照治安案件立案却非法按照刑事案件办理——违法搜身、违法采集信息。(证据1号光盘第3个文件《人身检查》长达21分钟和第4个文件《采集信息》长达26分钟)。

三、刑讯逼供。派出所长达4个小时连续询问不让休息,违反了《公安部关于公安干警办理治安案件的工作规定》,这就是刑讯逼供,目的就是栽赃陷害。  

四、欺骗当事人。做笔录时,练波欺骗当事人说:“我们是为了帮你,分清责任,该谁的责任谁付”,结果派出所是渎职枉法完全按照王天军的虚假陈述办案,参与打击报复陷害当事人。在王天军的偷拍偷录(王天军偷拍偷录的手机录音、录像就在派出所的卷宗里)、侮辱谩骂、肆意挑衅、信口胡诌等铁证面前,渎职枉法包庇袒护王天军。当事人在做笔录时说:“王天军打我、骂我,致使我的心脏出毛病”,练波欺骗说“那不算,只有直接击打心脏才算”。社会上因为打人骂人,致使人命的案件没有吗?这不是欺骗当事人,进行诱导陈述吗?

   五、渎职枉法为王天军做虚假陈述笔录。通过王天军第一次笔录和第二次笔录内容比对、第二次笔录与笔录现场视频核实、第三次笔录与现场视频核实,发现王天军栽赃陷害,办案干警诱导陈述、选择性记录或不记录、篡改笔录内容等渎职枉法的问题。

1、派出所所做的王天军第一次笔录存在的虚假等问题

    (1)王天军的原话是“‘我安排不了’然后就上楼了” (王天军第二次笔录视频19:26:02秒)。干警将极其挑衅、肆意刺激的上述话篡改成平和的“她的工作我安排不了,我没有权力”。

(2)王天军说在楼上他的办公室“当事人对我说:‘(分工)你为什么不同意’等话,是王天军编造的假话。证据是:王天军在第二次笔录视频(21:38:39)中证实:当事人上楼在他办公室“就没(再)谈(分工)这事”。

    (3)笔录中“随后我就与当事人争吵这件事”是干警篡改的,原话是“呛呛这个事”。

    (4)王天军说“用鱼缸砸电脑,当时我就看见一体机后面裂开了”是栽赃陷害。这明显违背常识,实验就可以证伪——电脑塑料后壳硬度远远大于鱼缸的薄玻璃硬度。况且派出所干警问:“用鱼缸砸的,电脑上不得有水吗?”王天军说:“电脑上没有水”。干警问:“那水到哪去了”。王天军无言以对。就这么明显,王天军是在说谎,是在栽赃陷害,派出所还一味视而不见,偏袒王天军,不惜枉法铁心渎职参与陷害。

    (5)王天军说“我准备回办公室时发现,门被锁上了,我们就打电话找开锁公司,派出所的民警也到了,我们就一起进的屋”。证人马凌萍、刘淑杰在笔录中证实“王天军独自一人回到了他的办公室”,王天军也在笔录中也承认自己“在六楼陈列研究部待了大约四五分钟,听到没有声音了,回的办公室”。况且,办公室只有一把钥匙是违背常识的弥天大谎。哪个锁头一把钥匙?哪个办公室没有备用钥匙?

    (6)笔录中孙梅说:“王天军从七楼到六楼他们的办公室说‘当事人把我办公室的东西都砸了,台式一体机电脑、照相机、电话、笔记本电脑、花盆等’”等。这些物品是王天军栽赃当事人第二次砸的东西。那么,王天军栽赃的第二次砸东西的行为还没发生,王天军却把砸的结果逐一说出来,显然是栽赃陷害。

(7)王天军说砸坏的物品都属于黑河博物馆。但是花园派出所所长刘尚宇在回答当事人的“王天军砸毁东西,派出所为什么不处理”时,说“王天军在他自己的办公室砸他自己的东西我们管不着”。王天军都承认是单位的物品,你刘尚宇凭什么渎职枉法袒护,说是王天军自己的东西?

(8)当事人质问派出所“王天军偷拍偷录违法,为什么不不处理”时,爱辉分局的法制大队副队长赵希利说:“没有证据证明王天军有违法行为”。《治安管理处罚法》明文规定“偷拍偷录”就是违法行为,而且王天军偷拍偷录的手机和视频文件就在派出所,凭什么公安部门瞪个眼睛说瞎话?!渎职包庇袒护,纵容犯罪?!(证据:在黑河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听证会的《听证笔录》中就有明确的记载)。

    至此,王天军第一次笔录的陈述内容全部被他自己在第二次笔录视频中自我否定或被证人证实为伪证。

六、诱导陈述等违法事实。王天军的第二次笔录内容经与笔录现场视频核实,存在严重不一致的违法问题。

    王天军第二次询问笔录视频显示,派出所在询问记录王天军讲述事情经过时,存在明显的先入为主、诱导陈述、篡改笔录内容等违法事实:

   (1)诱导陈述。一是王天军的第一次笔录(视频5月6日17:45:35-19:22:10)是在事发40多分钟做的,第二次笔录【视频5月7日19:22:51-22:43:14】与第一次笔录时隔1天。两次笔录在鱼缸、铜牛、一体机电脑和书的陈述上出现重大出入,使主要事实存疑:第一次笔录是(因为视频没声音只能以笔录为准)“王天军说‘用鱼缸砸一体机电脑’”,第二次笔录上篡改成是“用铜牛砸一体机电脑”鱼缸是摔在地上了。而第二次笔录视频则证明“在5月7日19:31:08-09秒干警问“那个鱼缸是(摔哪了)?”王天军说“鱼缸好像是...那功夫,我就忘了是用鱼缸砸的那个什么玩意儿还是用牛啊(砸的),我就记不清了”;19:32:01-03王天军再次说“(是鱼缸砸还是铜牛砸)我记不清楚了”。这里存在两个问题:一是鱼缸、铜牛和电脑的事实严重不清,王天军言辞前后存在对立性矛盾。二是干警在王天军“记不清楚了”的情况下,把笔录篡改成“用铜牛砸电脑”。干警违法篡改笔录,参与陷害。这就使鱼缸、铜牛、一体机电脑是否损坏存疑。

二是王天军编造当事人三次找他谈工作的情节(第一次笔录并没有)。王天军刚编到“当事人找我(谈工作)”,并没说怎么找,也没表示干扰其工作。干警接下来诱导说:“是不让你走啊?”(19:22:59)王天军马上应道:“不让我走呗”。这是标准的干警违法进行诱导陈述。

三是19:26:58秒王天军说:“就是这个意思,就是你为什么这么做?”还没等王天军把话说完整,干警直接诱导:“啊,(她)说‘你说话不算数’,是不是?”。这是标准的干警违法进行诱导陈述。

四是19:27:22秒当王天军编不下去的时候,干警诱导:“然后呢?然后她说啥,说什么开幕式?”。这是标准的干警违法进行诱导陈述。

五是19:27:50秒,王天军编道:“当事人说你胆敢搞开幕式”话没说完,干警迫不及待地诱导说:“搅局了”(19:247:58)。这是标准的干警违法进行诱导陈述。

六是20:00:38秒王天军说“这个功夫砸的是瓶子”,干警“瓶子?鱼缸吧!”。干警违法进行诱导陈述,并帮忙篡改陈述内容。

七是王天军无中生有编造脑瓜子撞墙。而“一边躲一边退,后脑瓜子撞墙”(20:09:39)是干警不仅诱导而且是干警自己编造的话,视频中王天军根本就没说这句话。这是标准的干警违法进行诱导陈述和篡改陈述内容。

八是干警把王天军说“听到玻璃碎的声音”诱导成“很脆的声音”花盆碎的声音。即便这样诱导这也是违背常识的,一个装满土、栽在上花、土花很瓷实地结合在一起的花盆落地,根本不可能是“很脆的声音”而因该是很闷的声音才合常理。

    (2)篡改询问原话。

    一是王天军说的情绪化极重、极具挑衅刺激性的话:“我说:‘我解决不了’,说完我就上楼了”(王天军第二次笔录视频19:26:02),干警篡改成“我跟宋扬说‘她的工作我安排不了,我没有这个权力’”。

    二是在第二次笔录视频(20:19:25秒)王天军说他与当事人的矛盾,“实际说白了,就是分工上的事,她要分走我管理的一个部室工作”篡改成“当事人想要分管一个部室的工作,想让我跟组织说,我没同意”;

    三是王天军说“我的手机在录音录像”“电脑也在录像”,笔录却篡改成“当事人认为我的手机在录音”;

    四是笔录中把王天军在笔录视频中说的“有硬盘”(19:38:12)“能回放”(19:38:24)“监控平时调的时候都能调(出来)”(19:46:16)“监控好使”篡改成是否正常使用“不清楚”,有没有硬盘“不清楚”。把至关重要的证据篡改没了。

    五是19:29:17王天军说“好像是用小牛(砸),现在真回忆不起来是啥了”,然后做个大幅度的动作说:“咣,就砸一体机的后面,当时我就看到(后壳)裂了”。王天军说铜牛有5/6斤重,试想:用5/6斤重的铜牛像他描述的那样大幅度力度去砸电脑,仅仅后壳裂了显然不符合常识,应该是砸穿才符合常识,最起码砸出来应该是窟窿。虽然王天军“记不清了”、所述与常识严重不符,笔录还是按照王天军的意图进行了篡改。

六是19:31:12干警问:“(你第一次说用鱼缸砸电脑,这次说是牛),那鱼缸?”王天军说:“鱼缸那功夫,我就忘了是用鱼缸还是用牛(砸的),我就记不清楚了”。至此,鱼缸、铜牛和一体机电脑事实严重不清,派出所干警还是按照自己的臆想、揣测进行了篡改。

七是20:57:26秒王天军回答干警“打印机是不是在地上我就忘了。因为现场我也没去”。21:09:14干警问“打印机摔哪了?”王天军“不知道,我没印象”。不到十分钟,21:19:36秒王天军又自相矛盾说:“看见打印机在地上了”。21:11:26秒王天军回答干警问话“打印机坏了吗?”王天军说“有一条裂痕”。前后矛盾,而且既然没看到作为整体的打印机在哪,怎么“看到”的局部有裂痕?就是这样严重违背基本逻辑,违背基本常识的谎话,派出所也按照王天军的意图进行了篡改。

八是王天军还编造了与头一天第一次笔录完全对立性矛盾的内容。如说“他没独自上楼”、“没说当事人砸他办公室东西”,“用铜牛砸电脑”、“后脑瓜子撞墙”、“跑出办公室”这些明显前后矛盾、自我否定的陈述。再如,王天军在笔录开始说当事人在七楼他的办公室问“我为什么不同意工作分工”【而王天军在第二次笔录视频(21:38:39)中证实:当事人上楼在七楼他办公室“就没(再)谈(分工)这事”】,办公室只有一把钥匙等等都是假话。派出所不加甄别,一概渎职枉法按照王天军意图照录不误。

(3)编造笔录内容。派出所干警在王天军的第二次笔录中编造了询问视频中没有的内容。

一是视频中没有“会议是否正常结束”和“如何结束的”问话,笔录里却编造出了“被当事人搅合的没有正常结束”的记录内容;视频中没有询问“为何确认是当事人弄的”,笔录里却编造出“因为我离开只有当事人一个人在我的办公室”的王天军答语。

二是王天军第二次笔录视频显示,王天军编造说“当事人挠他”,干警经过询问,王天军一看假话要被戳穿,就心虚闭嘴不再说“挠他”的事了。而干警却主动讨好地说“那就加上一句:“当事人在抢你电话的过程中,用手挠到了你的手背部”。   

    (4)选择性记录。对王天军自己亲口所述不利于他自己的话,干警进行了过滤筛选,没有记录。比如:一是19:32:48秒王天军跟干警说:“当时我得录像啊,我就开始录像”。这是明显侵权的违法行为,派出所干警在笔录中根本就没有记录;二是19:37:18秒干警问王天军“你那个走廊里有监控吗?”王天军说一连说八、九个“有”。如此重要的信息干警也根本没有记录。

    (5)纵容袒护王天军

一是证人马凌萍和刘淑杰在笔录中证实王天军“有独自一人回到他的办公室”的事实,这和王天军在第二次卷宗里(“我在六楼陈列研究部待了大约四五分钟左右,听到楼上没有动静了,我回的办公室”)和第二次笔录现场视频【20:15:34“我先上楼去(办公室)看看”】中自己承认的是一致的,所以有砸毁物品的作案时间。视听资料证实,王天军有栽赃陷害的动机和蓄意制造事端、挑衅的事实。王天军在5月6日17:19:02-08秒的视频中,幸灾乐祸地打手机电话说:“我报110了,跟领导说一下,挺好,挺好,我报110 ,110都到了”(17:19:08秒);5月7日王天军第二次笔录视频(时间20:05:31秒)王天军边给干警放手机录音录像边看着干警说:“实际我就是气她,实际我就是这

个目的”;20:46:32秒,再一次强调“我就气她”;19:28:15秒王天军挑衅地说“我录不录和你没关系”、19:29:10秒王天军指着桌上的电脑说“这(指电脑)也在录像呢”;20:54:30秒,王天军播放手机录音,清晰地听到王天军说:“我让别人看就不让你看,唉!唉!录得真好!录得真好!”等挑衅的话;20:18:09秒王天军说:“要不,也不会有这事,因为有领导说了,给她录像、报110”证明是王天军是在和他所谓的宣传部的领导的指导下合谋进行报复陷害;20:19:25秒,当干警问王天军:“你和当事人有什么矛盾”,王天军回答:“实际说白了,就是分工上的问题,她说了,她要分管至少一个以上部室的工作”(至少一个是什么概念?是一个乃至全部!这不明显是胡诌八咧吗?)21:39:05秒,王天军说“开幕式跟她(指当事人)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一分钱关系都没有”(党章明确规定:事业单位党的书记是政治核心。况且举办瓷器展开幕式是事关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的会议,召开执行党纪的会议根本就不是业务会议。凭什么擅自弄权不让书记参会?谁是背后的靠山?是谁指使的?你派出所干警有什么资格认定王天军弄权整事不让书记参会就是对的?)。  

二是5月7日王天军否认他说过‘当事人砸我办公室的东西”,孙梅早在5月6日笔录中就已经证实王天军说过这话。马凌萍和刘淑杰也相继证实王天军说过。王天军说这话的目的就有意栽赃陷害,借口杀人。派出所凭什么视而不见?渎职袒护!

三是19:28:52王天军二次笔录视频显示,当时他说的是:“你怎么到我跟前儿来了?”。而王天军在笔录视频中播放的手机录音(19:57:53-20:00:39秒、20:05:11-07:07)。王天军说:“你咋坐我大腿上了,你都坐我大腿上了”这样的侮辱、谩骂的话。

四是王天军仅在第二次笔录视频(19:28:34-42秒)就亲口说有录音录像达21次之多。自证其有偷拍偷录的违法行为。这个偷拍偷录的证据已经交给公安机关,并且作为证据放在卷宗里,市公安局和爱辉分局渎职袒护不追究、不处理。  

七、渎职枉法为王天军第三次笔录造假

经过王天军第三次笔录和现场视频核实认定,王天军的第三次笔录是派出所造假的结果。证据如下:

一是从笔录时间看,第三次笔录共计11页68次问答中间夹杂着王天军1176字的冗长叙述,用时仅仅34分钟。而第二次笔录只有9页53次问答,却耗时3小时15分钟。而且询问人同为派出所干警李帅烨、郭京宜,记录同为李帅烨一个人。同一个记录人、在完全相同的地点和环境下,时隔2天,记录速度怎么会有近6倍的悬殊?显然笔录造假。

二是从笔录内容看,经与王天军第三次笔录现场视频核对证实,干警在现场只进行了9个方面的询问,而询问笔录却记录了59个方面的询问,也就是说有50个方面的询问笔录是编造上去的。

    八、明知证人证言不能证明当事人有砸的行为,还强行枉法栽赃陷害

    证人孙梅、马凌萍和刘淑杰的证言都不能证明当事人砸坏物品。爱辉分局和派出所却强行渎职枉法进行栽赃陷害。

一是三位证人没有看到当事人砸王天军办公室东西。

二是三位证人都没有证实听到声音时,当事人就在王天军办公室内。

三是当事人离开王天军办公室时,王天军就站在他办公室楼梯口用手机录当事人。所以,王天军的手机录像记录下了当事人离开其办公室的时间。这么重要的证据,王天军为什么删除?派出所渎职不作为?这不是明显的联手报复陷害吗?

四是他们三人都证实是在六楼陈列研究部的办公室“听王天军说当事人在楼上砸东西呢”。这是王天军有意陷害,实际是王天军故意在证人意识里植入了“当事人砸东西”的信息,进行蓄意陷害,借口杀人。

五是证人马凌萍、刘淑杰在笔录中证实:“王天军独自一人回到了他的办公室”。

六是王天军自己也在第二次笔录中自认“我在六楼陈列研究部待了大约四五分钟左右,听到楼上没动静了,我才回的办公室”。

七是证人马凌萍和刘淑杰证实,王天军上楼后,她俩和孙梅都在陈列研究部门口站着。因此,此时王天军回到办公室损毁物品,他也不会听到声音。

八是证人证实和王天军承认,证明王天军有再次损毁物品的时间。加之,王天军在第二次笔录现场给干警播放自己手机录音录像证实“王天军说对你(当事人)我早就这样了(指准备录像陷害)”以及“要不也不能发生这事,有领导说,给她录像报110”(王天军第二次笔录视频20:19:15))、王天军说(王天军第二次笔录视频20:19:15):“实际说白了,就是分工上的问题,她要分走我管理的一部分工作”等这些话表明是王天军为了保有权力有蓄意陷害的预谋、动机和行动。王天军自述的这些预谋、动机和行为,派出所为什么有意视而不见?这不是联手报复陷害是啥?在王天军播放的手机录音录像中显示:王天军跟孙梅说“这里应该都录上了”就是王天军和孙梅回到现场,串供陷害的证据。

    九、明知现场照片和物证照片不能证明当事人有砸的行为,还强行作为证据枉法栽赃陷害

    爱辉分局和派出所明知现场照片、物证照片本身不具有认定行为人的功能,现场照片和物证照片不能证明当事人砸了东西。爱辉分局和派出所却强行渎职进行栽赃陷害。

    十、明知视听资料不能证明当事人有砸的行为,还强行作为证据枉法栽赃陷害

    所有的视听资料都不能证明当事人砸物品。爱辉分局和派出所却强行渎职枉法进行栽赃陷害。

(一)所有的视听资料里都没有当事人砸物品的影像;

(二)相反王天军的手机录音录像却能证明王天军侮辱谩骂的违法行为;

(三)王天军的这个手机录音录像本身就是其偷拍偷录违法的证据;

(四)王天军的手机录音录像还能证明当事人离开王天军办公室的时间。因为当事人离开王天军办公室的时候,王天军就站在他办公室门口的台阶上用手机对着当事人录像;派出所为什么不采取有效措施即及时调取?

(五)王天军第二次笔录的视频大量地证明了王天军笔录内容与其所述不一致,存在干警不记录、选择性记录的问题;存在篡改记录的问题;王天军笔录前后矛盾造假陷害的问题;干警诱导陈述的问题。

(六)视听资料证实派出所销毁视频证据不提供。仅7月27日花园派出所的监控视频显示,共用执法记录仪摄录有当事人在场的视音频文件8个,共计时长为37'04''。而提供给爱辉区人民法院的却只有1个内容不完整的6'31''的视频,占比不足六分之一。该8个视频文件的具体位置分别为:3盘和5盘9:30:53-37:33时长6'40''执机张葛;3盘(9:46:15-55:10)和5盘9:44:55-53:50时长8'30''执机张葛;3盘和5盘9:56:47-59:27时长2'40''执机张葛;2盘和3盘10:51:00-54:30时长3'49''执机戴眼镜干警;2盘和3盘12:00:20-01:11时长51''执机张葛;2盘和3盘12:01:33-06:25时长4'52''执机张葛;2盘、3盘和5盘12:16:36-23:30时长6'54''执机张葛;3盘12:39:40-42:52时长2'48''执机张葛。

   (七)爱辉分局和花园派出所销毁证据,并对所提供的视听资料都进行了技术处理。一是11月25日在黑河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听证会上播放的2016年7月27日9时45分-55分左右的视频文件即证明干警刘鹏宇以“没这个程序”为借口剥夺当事人陈述和申辩权的严重违背法定程序的视频证据销毁不提供。二是对当事人、王天军的监控进行了消音处理。三是7月27日的监控全部消音。四是同为一室的孙梅消音,而马凌萍和刘淑杰的有声音。五是所有能证明干警诱导陈述、违背法定程序等问题的视频全被无声化处理。

    十一、明知物价部门的鉴定结论造假还强行列为证据

明知《物价鉴定结论书》本身也不具有认定损坏物品行为人的功能,爱辉分局和派出所还强行渎职进行栽赃陷害。况且这个《物价鉴定结论书》本身就是物价部门渎职造假参与陷害的证明。如没有“鱼缸”这个标的物,也“做出”了鉴定结论;“别人送的铜牛”、没有发票这个“价格鉴定标的依据”也“做出”了鉴定结论。所有鉴定均无折旧且彻底损毁,既违背常识又与其他证据矛盾。必须追究物价部门的渎职造假栽赃陷害的法律责任。

    鱼缸。黑市价鉴字【2016】41号文件明确:“价格鉴定标的是电脑屏幕等物品”。同时载明:价格鉴定过程是“会同委托方共同进行了实物查验”。那么,办案机关在勘验现场根本就没有发现鱼缸,也没有向物价部门提供鱼缸这个物品。既然没有标的物“鱼缸”,鱼缸的鉴定结论从何而来?这个鱼缸的鉴定结果明显是造假。

铜牛。黑市价鉴字【2016】41号文件明确:价格鉴定标的依据(一)法律法规,(二)委托方提供的有关资料,1、价格鉴定委托书,2、委托鉴定标的明细表,3、发票复印件。王天军在其第二次笔录视频(21:02:12-17)中说“(铜牛是)别人送给我的”。既然是别人送的礼物,哪来的发票?明显造假。另外,没有证据证明损坏的铜牛,怎么来的100%损坏?

一体机电脑,5月6日现场照片和勘验现场视频没有证实坏;5月7日王天军第二次笔录视频证实,20:45:25秒干警问王天军:“电脑一体机当时坏了吗?”王天军十分肯定地说:“没坏”;卷宗显示,5月10日王天军在亲笔签名的损坏物品清单中确认电脑一体机没坏是“能开机,能进画面”。众所周知的常识是能开机就证明主机没坏,能进画面就证明屏幕没坏。综上,5月6日公安扣押时没坏,5月7日没坏,5月10日没坏。5月11日送检,25日出结果时怎么就100%损坏了?

五是所有物品均为陈旧物品,鉴定价格竟然不考虑折旧;并且是所有送检物品的“单位价格”完全等于“鉴定价格”就是彻底损毁,与现场证据相矛盾。这个明显违背常识、与现场证据相矛盾。

综上,《物价鉴定结论书》是物价部门参与陷害渎职造假的证据。

十二、明知适用法律不当,故意毁坏财物不成立还故意枉法陷害

    当事人没有“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的主观故意和行为。原告与王天军同为单位主要的党政领导。在党内当事人是书记、王天军是副书记。在单位和王天军个人没有任何恩怨,为了工作上的事情,没有任何理由故意损毁本单位和王天军的个人财物。

    (一)王天军始终承认当事人找他是“谈工作”,卷宗里也认定是“谈工作”。王天军在第二次笔录视频中真真切切地承认当事人找我“就是谈工作,没有过激行为”(王天军第二次笔录视频5月7日20:23:59秒)。既然是谈工作,既然没有过激行为,何来毁财的故意?

    (二)当事人与王天军没有任何个人恩怨,也没有矛盾。三位证人都是“听王天军说有矛盾”。

(三)王天军自己证实当事人上楼后到他办公室就没再提工作分工的事,只是谈开幕式会仪的事(王天军第二次笔录视频21:38:39秒);就是证明当初引起争执的事由已经不复存在。所以,更不存在毁财的故意和可能。

(四)王天军编造的当事人连续找他谈工作分工的事时,干警(王天军第二次笔录视频5月7日20:23:59秒)问:“有啥过激行为吗?”王天军都答:“那没有,也就是谈工作上的事”。20:27:02秒王天军又进一步确认:“没有过激行为。该咋地是咋地”。

综上,证据足以证明,当事人根本没有毁财的故意和动机,也没有证据证明其有毁财的行为,所谓的故意毁坏财物根本不成立,这就是公安部门参与报复陷害的证据。

    十三、派出所在办案过程中渎职枉法、滥用职权、不作为

    (一)明知违法还剥夺当事人的知情权。证据是:(1号光盘,《送达1》文件)视频中当事人要求告知事实真相以及处罚的证据,花园派出所副所长练波枉法以“相关证据法律规定不能给你当事人看”(9:32:02-09)、“我们调查取证作为定案的证据是不可能给你看的,法律就这么规定的”(9:32:40-50)为由拒绝告知事实真相。在连损坏的具体物品和具体额度等基本事实都没确认,就是处罚没依据。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就处罚,就是地道的渎职枉法。

(二)明知违法还剥夺当事人陈述和申辩权。

证据:1、拒绝听取原告的陈述和申辩。(1号光盘,《送达1》文件)9:34:14-25视频证实练波以“你现在跟我们说这事儿(指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都不如跟复议机关去说”为由,拒绝听取原告的陈述和申辩。【《行政处罚法》第四十一条规定“拒绝听取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行政处罚不能成立”】。

2、7月27日上午在花园派出所大厅,刘尚宇跟干警说“直接下达处罚决定,我已经跟分局法制大队说了”,这是我亲耳听到的。

3、2016年7月27日9时45分-53分干警张葛录制的执法记录仪视频文件证实:干警刘鹏宇以“没有这个程序”为由,不允许当事人回家写陈述和申辩材料,剥夺了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权。明知违法还销毁该证据不向法院提供。

4、虽然派出所没有提供这个视频,反证也能证明被告剥夺陈述和申辩权成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69条“原告确有证据证明被告持有的证据对原告有利,被告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的,可以推定原告的主张成立”。证据如下,

(1)视频存在。被告提供的全程监控视频证实,2016年7月27日9时45分-53分30秒(第5号光盘)干警张葛录制了执法记录仪视频文件;

(2)行政复议《听证审查笔录》证明听证会播放过。这个视频文件在2016年11月25日练波在黑河市公安局707会议室举行的行政复议听证会上播放了,视频中当事人提出“进行陈述和申辩,并要求回家写完递交”的请求,干警刘鹏宇以“没有这个程序”为借口,剥夺了她的陈述和申辩权(可以调取黑河市公安局707会议室当天听证会的全程监控);

(3)行政复议《听证审查笔录》证明我当时针对这段视频提出了质证意见。我在听证会现场的质证意见已经记录在黑河市公安局的《听证审查笔录》第18页的上数第三自然段:我说:“我当事人至始至终没有放弃陈述和申辩权,至始至终要求回家写完拿来。当场干警说‘没有这个程序予以拒绝’”。这是质证阶段我针对练波播放的视频内容的质证,证实剥夺原告陈述和申辩权的事实存在;

(4)现场情形。当时的情形是我听到干警刘鹏宇以“没有这个程序”为由拒绝当事人回家写陈述和申辩材料后,当着主持人和所有参会人员的面,第一时间咨询唐律师法律是否有“不允许回家写陈述和申辩材料”的规定,唐律师说“没有”。我当即向主持人指出这是办案违背法定程序。

(5)参加听证会的18人都能证明,可以逐一调查取证。有作伪证的法律责任制在,没人会说假话。

(三)派出所明知违法还制造假的《告知笔录》加入到卷宗里。卷宗里的《处罚前告知笔录》是假的。证据是:

1、没有当事人当事人签字确认;

2、没有干警签字确认。《告知笔录》底部手写的“本人拒绝签字”的标注下面没有办案干警签字也没有任何证明人或鉴证人签字确认;

3、《告知笔录》无记录。《告知笔录》是白纸一张,与告知有关的言辞一个字的记录都没有;

4、告知内容不详。没有处罚意见,甚至连告知选项的方框都没勾选。

5、告知笔录落款是2016年7月27日9时30分,而被告提供的全程监控证实这个时间段干警刘鹏宇和张葛没有做过笔录,也没有写过一个字。

    6、也没有告知原告依法享有的权利(违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四条规定和《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

(四)派出所明知渎职还枉法不作为

1、派出所5月6日出警,监控录像当天不调取、不保全证据。致使主要的证据被人为销毁。  

2、5月6日没有封存保全王天军的手机录音录像证据,致使证据被剪切、删除。【5月7日22时43分第二次笔录时还在王天军自己手中。直至5月13日才送检。致使王天军有充分的时间剪裁、毁灭证据。王天军第二次笔录视频证实,王天军的手机录音时长至少3分52秒(20:54:29——20:58:21),手机录像时长至少1分56秒(20:05:11——20:07:07)。而王天军提供的手机录音1分50秒,手机录像只有1分03秒。且手机录音录像内容均有删减。一是王天军在笔录现场放的录音与被告提供的录音,第一句话就不相同。被告提供的手机录音把:“我没必要跟你汇报”这句话删除了。另外,王天军在其第二次笔录视频中说,报警时手机还在录音。但提供出来的手机录音里没有报警时的录音,证明手机录音的后部分也删了。二是最为明显的是:删除了王天军骂原告的话,录音里上下语句连接不上,不用鉴定也能听出来。王天军的原话是“你都坐我大腿上了,你咋坐我大腿上了”。在当事人说“你这有录音录像你咋还瞎说呀!”此句话前,被删掉了】。

(五)明知违法还枉法办案。

    1、当事人在第一次笔录现场先后5次告知干警“王天军手机有录像,那是唯一客观的证据,以手机录像为准。我状态不好,已经记不清楚了”。花园边防派出所和爱辉分局还是一味地按照王天军编造的虚假陈述渎职办案。

2、花园派出所在7月5日延长扣押物品的期限还没到、案子也没有办结,就枉法把扣押的物证在6月28日返给王天军,致使证据灭失。

3、案件的重大疑点至今都没查清。大的方面有:现场是不是第一现场(勘验现场视频证实,有3个时间段总计2小时19分29秒的时间空白。派出所出警到现场,在2016年5月6日17时17分53秒打开王天军办公室门,21分21秒离开,对现场未勘验,未封存。直至18时36分10秒才返回进行现场勘验,时间间隔1小时15分。在此期间,钥匙在博物馆白衣职工手中;其后,还有两次现场勘验中断,分别为间隔1小时56秒(18:54:00-19:54:56)、3分33秒(20:02:20-20:05:53)。卷宗证据、现场照片和现场视频没有证明公安部门采取了相应的现场保护措施,来保证现场不被再次破坏。况且,在派出所5月6日17时17分53秒打开王天军办公室门之前,是否有人进入王天军的办公室,根本就没查清);王天军是否独自回到办公室砸毁物品栽赃陷害【有作案时间(独自回到办公室)、有预谋(手机录音,当事人问“我跟你谈工作,你又录音又录像干啥呀?”王天军说“我对你早就这样了”)、有动机(王天军怕原告“分走我管理的一个部室的工作”】;打印机、照相机、一体机电脑、笔记本电脑、花盆、鱼缸、铜牛、书等到底是谁砸的(为什么在王天军所谓的第二砸东西还没发生,他就在六楼陈列研究部一样不差地全都说出来了。这不是栽赃陷害吗?);钥匙是否锁在了办公室,谁锁的;王天军办公室是否只有一把钥匙;监控为什么无故消失,王天军在第二次笔录视频中十分肯定“单位监控好使”“有硬盘”“能回放”“我调看过”“回放就是点回放(键)”“单位监控只有我懂”“我知道密码”,为什么后来派出所人王天军写个监控内容无故消失的假说明了事,而且干警把笔录篡改为“监控是否正常不清楚”“有没有硬盘不清楚”,这不是派出所与王天军联手造假吗?小的方面:砸电脑是鱼缸还是铜牛;电脑当时到底坏没坏,5月6日勘验现场没证明坏,5月7日做笔录王天军证实“没坏”,5月10日王天军在清单上签字确认“能开机能进画面”没坏,5月11日送检,25日出结果怎么坏的;坏的电脑到底是不是现场的电脑,为什么勘验现场连电脑具体型号都不写全,是疏忽还是有意做了手脚;铜牛到底坏没坏,既然腿裂,为什么勘验现场照片和视频看不到坏的痕迹。既然坏了,为什么没有找现场证人证实;鱼缸到底现场有没有,勘验现场视频中根本就没有这个东西。王天军说鱼缸里有水有鱼,而勘验现场却没有鱼,鱼哪去了?王天军到底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干警为什么对王天军进行了大量的诱导陈述、笔录篡改、选择性记录;为什么至始至终不告知当事人损坏的具体物品和损失额度以及可证实证据的真相?为什么大量的违法行为充斥整个案件办理的全过程。

(六)派出所明知违法还在卷宗里造假

1、黑河市公安局提供的《行政复议卷宗》里根本就没有原告唐律师在听证会现场递交的《代理词》;(证据:可以调取黑河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听证会的全程监控,另外我还有当天听证会的录音为证,证明唐律师递交了该《代理词》)

2、爱辉分局违法在《卷宗》封卷后添加了假的《情况说明》。证据如下:(1)庭审前提供给爱辉区法院的卷宗并非是行政复议阶段提供给黑河市公安局的原版卷宗内容。一是2016年9月27日我受当事人委托复制了原版全套的卷宗材料并且拍了照存档。以下两个卷宗的细微差别可以证明原卷宗的存在。两个卷宗里王天军都有两个第二次询问笔录(5月10日的应为第三次笔录,派出所编排序号有误),在原卷宗里是按照时间顺序先后排序的即2016年5月7日在前、5月10日后。而在提交给爱辉区法院的卷宗里则时间顺序是颠倒的即把5月10日的笔录排在了5月7日的之前;原卷宗里所有的《送达回执》都是没有编号的,而提供给爱辉区法院的卷宗里的《送达回执》却是从27到31编了号的,最后一个《送达回执》没编号。二是行政复议前我复制的全套原版卷宗里,根本就没有《情况说明》。三是黑河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听证审查笔录》也能证实,行政复议阶段爱辉分局根本没有这个《情况说明》。四是正常逻辑也能证明《情况说明》是后加进去的。因为2016年7月27日花园派出所没有提供卷宗材料、我们也不知道办案超期、更没有提出这个违背法定程序的指证;既然不超期、没指证为何此地无银三宝两,多此一举,不打自招加个《情况说明》?同时也证明,这个7月27日的《情况说明》是在行政复议时我们提出办案超期违法后,派出所才形成并加进去的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60条“下列证据不能作为认定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第1款“被告及其诉讼代理人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后或者在诉讼程序中自行收集的证据”第61条“复议机关在复议程序中收集和补充的证据,或者作出原具体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在复议程序中未向复议机关提交的证据,不能作为人民法院认定原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

(七)明知枉法还渎职包庇王天军

1、7月27日视频证实,刘尚宇在9:16:16-29:36来到辨认2室,当事人要求告知事实真相、处罚的证据以及责任划分等,刘尚宇说:“我们没区分”。根本拿不出来处罚的事实依据。那么,责任不区分、不认定,没有事实依据就处罚就是渎职枉法;11:20:36-11:48:44又一次进入到辨认2室,对当事人指出的“王天军砸毁物品栽赃陷害”派出所渎职不处理的质疑,刘尚宇说:“王天军在他自己的办公室砸他自己的东西,我们管不着”。你刘尚宇说“王天军在他自己的办公室砸他自己的东西,我们管不着”,可王天军说所有的东西都是博物馆的,你刘尚宇凭什么渎职为王天军开脱罪责?栽赃陷害不是枉法犯罪吗?

2、王天军说“我就对当事人说‘我怎么和于书记说的,我没有必要对你说’”以及多次挑衅、制造事端、蓄意陷害枉法包庇不调查、不处理、不追究。

(八)明知办案超期,还加个假的《情况说明》企图枉法掩盖其程序违法的事实。一是法律规定,案件可以延期30天。花园派出所在2016年6月20日提出延期且当日获批。即7月20日必须结案。而花园派出所却是在7月27日才结案,实际超期。二是从6月20至7月20日再没有物品鉴定,故无需再抠出物品鉴定时间;三是所有物品鉴定均与6月20日延期前做出(最晚的相机鉴定也是在6月12日就做出来了),且鉴定时间在延期前已经抠出。故此,再拿鉴定时间说事是狡辩。

(九)明知违法还故意严重违反法定程序。明知《治安管理处罚法》第99条规定,延长办案期限要“经上一级机关批准,可以延长三十日”。即爱辉分局办理、决定处理的案件必须经过其上一级机关即黑河市公安局批准,而爱辉分局违法自己给自己办理的案件批准延长办案期限,是严重的程序违法。

(十)明知王天军造假还把《黑河博物馆关于处理当事人的意见》加到卷宗里。证据:一是派出所让王天军拿出个班子研究的、党委红头文件的处理意见。可王天军拿出来的却是白纸的意见,但加盖了单位公章。在意见里说“全体职工一致表态同意处理当事人”。而单位除当事人和王天军外的唯一副馆长班子成员宋扬却“根本不知道有这个意见”,“也根本没听说过这个意见”。二是在法庭上王天军拿出的所谓会议纪要是个人的笔记本,却没有开会地址、也没有主持人、没有议题、更没有决议,根本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三是这个会议纪要是假的。因为王天军在法庭上说:“宋扬没参加会议”。可他拿出的会议纪要却记录了宋扬参会。自己证实了自己的话是谎话,显然是为了陷害而编造假公文。

十四、明知爱辉分局和花园派出所渎职枉法办案参与报复陷害,黑河市公安局在行政复议阶段还渎职枉法维持错误行政处罚决定。一是违背有关复议案件的法律规定。《公安机关办理行政复议案件程序规定》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拒绝听取当事人陈述和申辩的,应当认定具体行政行为违反法定程序”。而爱辉分局在听证会现场播放的视频证实,当事人要求陈述和申辩,回家写完递交。办案干警刘鹏宇当时以“没有这个程序”为借口,剥夺了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权(证据:一是可以调取黑河市公安局听证会的全程监控,二是可以逐一询问18位参会人员,以下均为自己提供给市公安局的工作号他们分别为黑河市公安局法制支队长付廷秋18604560098、副支队长赵红燃13846332275、科员孟驰18545219999;律师唐学文18246861777;爱辉分局法制大队副队长赵希利15204561268、花园派出所副所长练波15704560290、干警张葛14784562333、干警郭京宜15734560901、所长刘鑫15945606660、爱辉边防大队副队长刘尚宇18804560567、黑河边防支队纪检保卫科长刘东雨13555277794、科员秦成国15734566000;黑河博物馆办公室主任冯亚武13359932080等。国家法律有伪证罪的规定,我就不相信都敢作伪证)。因此,花园派出所干警在办案的过程中,剥夺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权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黑河市公安局维持爱辉分局的处罚决定是违反《公安机关办理行政复议案件程序规定》的违法行为。

二是听证会没结束就出台《复议决定》违背法定程序。黑河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听证会决定把质证阶段的笔录全程录音录像拿到会后组织调看,证明把听证会的质证程序后延。事实上,会后黑河市公安局没有组织调看(黑河市公安局的《答辩状》能证明),原告没有放弃调看的主张。质证程序未完证明听证会的全部会议程序没结束。听证会没结束就出台《复议决定书》就是违背法定程序。(我有2016年12月9日在黑河市公安局707会议的录音,能够证明复议最后期限没到、8号黑河市公安局没有跟唐律师明确复议决定已经做出、黑河市公安局没有履行告知义务等)。(而且整个过程律师唐能够证明)以上事实清楚地证明,黑河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决定违法,黑市公复决字【2016】2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应该依法撤销。必须追究黑河市公安局相关人员的渎职枉法责任。

十五、黑河市价格认证中心明知枉法还鉴定造假。黑河市价格认证中心的《物价鉴定结论书》本身就是渎职造假参与陷害的证明。如没有“鱼缸”这个标的物,也“做出”了鉴定结论;“别人送的铜牛”、没有发票这个“价格鉴定标的依据”也“做出”了鉴定结论。所有鉴定均无折旧且彻底损毁,既违背常识又与其他证据矛盾。    

综上,《物价鉴定结论书》是黑河市价格认证中心渎职枉法参与报复陷害的明证。坚决追究黑河市价格认证中心【法定代表人张有君、价格鉴证员于祺(2312003)、王群(2312002)】的渎职枉法报复陷害的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大佬

相关热词搜索:边防 黑河 爱辉

上一篇:江苏盐城:房产遭强占弱女子无家可归四处流浪
下一篇:最后一页

《视点快报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视点快报网”的所有作品,均为视点快报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视点快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XXX(非视点快报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视点快报网(http://www.echinaits.com.cn/)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对本站有任何建议、意见或投诉,请联系本站管理员或发送邮件。
互联网备案许可证:京ICP备08100921号-1